欢迎来到029范文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029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文教资料 >

世行专家“把脉”中国卫生经济

发布时间:2019-03-10 09:59

  PeterBerman教授提到,中国正在进行宏大的卫生改革。卫生筹资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程中,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聘请了第一位卫生筹资方面的外籍专家。7月13日,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向这位美籍专家PeterBerman先生颁发了“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首席卫生筹资专家”聘任证书。


  PeterBerman教授是在全球卫生研究、政策分析和开发以及培训和教育方面有着30年工作经验的著名卫生经济学家。其研究领域包括卫生体系绩效分析和改革策略设计,供方服务提供的评价,通过公私合作的方式改善健康状况,和如何应用国家卫生费用测算作为规划和决策工具等。Berman教授广泛参与了很多国家的卫生体系改革研究,包括埃及、印度、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和波兰。


  中国卫生筹资策略与


  卫生改革


  PeterBerman教授在接受《国际人才交流》杂志专访时告诉记者,他认为,中国在发展评估卫生筹资的工具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例如在国家卫生费用核算方面。国家卫生费用核算是一个用钱来衡量卫生体系的工具,如一个国家在卫生方面投入了多少资金?这些资金的来源?这些资金在卫生体系是如何消费的?中国是一个情况复杂的大国,面临多重变革,他在中国工作期间将和中国同事一起加强开发卫生筹资工具方面的工作。


  他表示,他会帮助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的年轻人提高知识和技能。他说,研究所发展很快,有更多年轻人会进入到研究所工作,其中一些人有海外经验,一些人没有。他将会给年轻人提供些技术指导,并希望能够帮助他们去海外深造。


  PeterBerman教授提到,中国正在进行宏大的卫生改革。卫生筹资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些改革的战略,如对公立医院的改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筹资策略。因此,存在很多的研究机遇,比如研究问题背后的原因以及这些策略是否产生积极影响。中国各地区间存在差异,也需要开展针对各省实际情况的实验改革,实验创新,这些都值得他和同事们研究。


  中国卫生体系正视问题


  谈到中国卫生经济的优势和弱势,作为一个中国问题的研究者和国际观察家,PeterBerman教授说:“中国有一些优势,其中最大优势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迅速,同时有很多的储蓄。因此,存在利用这些资源和资金改善人们健康的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中国优先发展经济,卫生体系的问题没有得到适当解决。积极的一面是现在人们的收入提高了并且有了较多储蓄,有了解决体系问题的潜力。


  另外一个积极方面是中国一直愿意非常开放地认识卫生体系内的问题。中国在讨论卫生体系问题时的开放程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人们正在因高额医疗消费而致贫,中国研究者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些问题,并将研究结果发表在一流的国际媒体上。“中国领导人认识到这些问题,人们可以讨论这些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不能公开讨论,那么将很难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卫生体系改革有难度


  对于中国卫生体系的弱势,PeterBerman认为:“中国创造了一个很难改造的体系。首先,政府在资助卫生体系中的作用已经淡化了许多。因此,政府不是卫生体系的巨大筹资者。作为卫生经济学家,我认为,资金的来源对于驱动卫生体系的功能很重要。如果你不能控制这些钱的大多数,那么就难以控制这个体系中的变化。这是一个不利的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是中国创造了一个相当独特的卫生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政府拥有卫生设施,但是很多私有行为却发生在公立医院里。在许多国家,也有很多私有行为,但并没有发生在公立医院,而是发生在公立医院的外面。”


  PeterBerman教授了解到,中国政府负担了公立医院成本的10%,公立医院销售药品,做化验,以及向病人收费的所得最多分担了公立医院成本的90%。在多数国家,公立医院的非政府投入不会达到90%。因此,中国的这个问题和其他许多国家相比有很大的不同,而且更难处理。


  另外一个弱势是中国医疗内部的差距。中国的沿海地区,收入很高,而且增长很快。这正在吸引知识分子和医生们。他们希望去沿海地区挣更多的钱。然而中国贫穷地区,将会越来越落后。这个体系是靠待遇和报酬来驱动的,因此将会加大这种差距。


  中国农村合作医疗是


  有益的尝试


  针对中国的农村合作医疗项目,PeterBerman教授评价说:“中国的农村合作医疗是一个很重要的项目。从整体上来看,中国正在开展一个创新项目,将为世界人口提供帮助。我想,政府尝试去关注筹资机制是很好的。虽然现在还没有对这个项目进行很多的评估,但是我在这里的同事以及世界银行的同事已经进行了一些评估。评估结果显示出农村合作医疗给农民带来了利益,减少了医疗成本等。但是我们还需要进行观察。现在要拿出关于农村合作医疗的结论还太早。”


  据了解,PeterBerman教授在世界银行新德里代表处作为卫生、营养与人口项目首席经济学家工作了4年后,2008年7月被世界银行聘为高级卫生经济学家和世界银行卫生系统国际专家组实践组组长。他同时是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人口与国际卫生专业荣誉教授,并任人口与国际卫生体系项目(IHSP)负责人。


  PeterBerman教授出版过5本关于全球卫生经济和政策方面的专著,并发表过几十篇学术文章和报告。他参与或牵头负责过的大型试点项目,内容涉及所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本文来自《中国卫生》杂志

029范文网:http://www.029vy.com/qt/wjzl/225934.html

上一篇:博物馆人与博物馆的故事

下一篇:全面深化鄞州卫生人才队伍建设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