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029范文网

根深叶茂的华文文学

发布时间:2019-03-27 08:21

  当前中国大陆的国文课本,无论是中、小学的或高校的,有一个特色是台湾国文课本所无,或是即有也很少见而且份量极轻。那就是除了古典文学与新文学的作品之外,还选了世界各国的名著,包括童话、诗歌、散文与小说,内容丰富、活泼,份量之重,与古代、现当代的本国作品,鼎足而三。在这方面,大陆的学生可说比台湾的学生多一面窗子,从小就接触到泰戈尔、欧亨利、格林兄弟、普希金、契诃夫、托尔斯泰等等的作品,心中早就有“世界文学”的观念。另一方面,在入选的新文学作品里,大陆的教科书中也常见台、港当代的名家,但台湾的教科书中绝对少见当代大陆的名家。相比之下,台湾的教科书视野显得较窄。


  近年“华文文学”一词及其意含的观念,一经有识之士提出,渐在文坛、学府引起注意,无论是个别作家或现象的评述,或是集体学会之成立与研讨会之举行,都渐次展开,波及全球的华文世界。华文文学能否终成“显学”,尚待有心人及有份量的学者继续努力,但是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将出版的这本《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在目前及时问世,当有里程碑的意义。


  “华文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含意颇有出入:前者侧重语言与文化,后者侧重传统与政治;前者分布遍及全球,时代专指现今,后者集中于中国本土,具有历史传承。我们共同的语言,台湾叫做“国语”,新文学兴起之初,胡适就有“国语的文学”之说。大陆叫做“普通话”,以别于各省方言与少数民族的语言,又称之为“汉语”。至于书面语,自然叫“中文”。但是到了海外,例如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为免政治敏感,就改用最为低调的“华文”。“中国”乃政体,“中华”便是民族了:“华文”可以畅行与全球。


  政治的疆界阻不了文化,当然也阻不了语言、文化的载体。其他的语言大家庭也有这种现象。例如Englishliterature一词,以前在文学史上专指“英国文学”,但是自十九世纪“大英帝国”以来,英国作家散布全球,甚至不少殖民地的本土作家也擅用英文,此词的定义便有了弹性,可泛指“英文文学”,涵盖的就不限于英国作家,还可包罗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甚至爱尔兰、南非、印度的某些作家了。爱尔兰大诗人叶慈用英文写作,文学事业也成就于伦敦,可以说是“英文作家”,也可以算是“英国作家”,正如波兰人康拉德也算英国作家一样。但是爱尔兰另一位大作家乔易斯,一生魂牵梦萦,在代表作《尤力西斯》中也念兹在兹的,是都柏林。他从未去过伦敦,晚年一直客居意大利、瑞士与巴黎。我们只能称他为爱尔兰作家或欧洲作家,不能把他归入“英国作家”。但是他用的是英文,所以他可以列于“英文作家”。


  西方另一大语系西班牙文,也有这种出入。西班牙文学是欧洲文学的瑰宝:文艺复兴的塞万提斯,现代的洛尔卡、希美耐司与加尔多斯都名闻世界。但是西班牙文传入中、南美洲、墨西哥与西印度群岛之后,当地用西班牙文来写作而卓然成家的大师,光芒盖过西班牙本土作家而堪与欧陆争雄者,大有人在。墨西哥的巴司(OctavioPaz),哥伦比亚的马尔盖斯(GabrielGarciaMarquez),智利的奈鲁达(PabloNeruda),阿根廷的波尔赫斯(JorgeLuisBorges)都是佳例。他们用的都是“新大陆文化”了的西班牙文,但不便称之为“西班牙文作家”,却换了另一名称:“拉丁美洲作家”(LatinAmericanwriters)。


  英文语系的“祖国”英美,人口超过三亿,但其嫡系旁支,包括爱尔兰、加拿大、澳洲、纽西兰、南非等地,人口不会超过一亿,以多数影响少数,是自然的。但是反过来,西班牙人口只有四千万,拉丁美洲的人口(巴西除外)却近三亿,却是以少领多,结果“殖民地”竟超越了“祖国”。一大原因,该是英美相加乃广土众民,而西班牙自拿破仑以来已成弱国。


  江少川、朱文斌主编的这本《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横则为华文文学在世界地理上的分布图,纵则为当代华文文学的发展史,对整个中国文学史的意义十分重大。前二篇所论乃台湾、香港、澳门三地,与大陆最为贴近,地理上像是“一环”。第三篇在地理上还是我们常说的“南洋”,也是华人移民最密集的地区,像是“二环”。台、港、澳三地并列合称,乃当代政治所形成。移民南洋的大势,乃经济、贸易所促进。值得注意的是:三地也好,南洋也好,除了泰国是例外,其他各地都曾经是殖民地。台湾曾为日据、香港曾为英领、澳门曾为葡属。殖民地当然是祖国之痛,民族之耻,但在历史的回顾中,也不是一无所得。例如台湾的文学就曾受日本文化的影响,某些作家能直接读日文原著,而不少作家也受惠于日文作品的中译。香港的西化背景与英文教育,对当地作家的启发也不容低估。台湾作家于日本背景之外,更受美国文化的激荡。香港作家不但吸收英国文化的养分,更透过英国得以亲炙欧陆。这些机会都是大陆作家欠缺的,尤其是在文革的岁月。


  至于第四篇所列的欧、美、澳洲的华文文学,更直接受到所在各国文化与语文的考验与冲击,直正是在欧风美雨的大气候中修炼而成的。在西方社会的生活压力下,一颗中华的心灵怎样观照、适应、超越异国的环境,并认识自我与祖国,而且用母语表现出来,是比较文学甚至比较文化最具体的主题。其实,一切西化与回归的心路历程,都是“西游记”,悟空与八戒都是唐僧的另我分身。


  这么说来,本书要说的故事,正是无数敏感的中华心灵在华山夏水的边缘如何寻找自我,为自我定位,为民族反省,为华文的世界开拓出更宽阔、更生动的空间。对中原的十多亿人说来,三地加海外的几千万“华人”只算少数,但其中产生了多少杰出的作家,为“正统”、“嫡系”的中原文学增添如许光彩。减去这光彩,当代中国文学史就不够立体、不够多元了。屈原、韩愈、孔尚任,恐怕从未想到,他们的子孙有如此的文采吧?本文来自《世界华文文学论坛》杂志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029vy.com/wx/ys/226316.html

上一篇:陕西民间毛麻绣艺术传承之路谈我的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标签:
文学最热期刊